时尚新闻
多地政法系统出现塌方式腐败 更大整顿风暴即将来临-中
发布日期:2020-08-24 11:53   来源:未知   阅读:

  政法系统“刮骨疗毒”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黄孝光

  发于2020.8.24总第961期《中国新闻周刊》

  “我曾经和大家一样,享受着组织给予的优厚待遇。但由于侥幸心理作祟,忘了组织的要求,踩了纪律的红线,在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却身陷囹圄,身败名裂。”

  7月27日下午,河南灵宝市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以案促改”警示教育大会上,灵宝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刘占强的忏悔录音回荡在会场。去年9月,曾分管矿山大队工作的刘占强被查。如今,他成为400余位前同事引以为戒的负面典型。灵宝市公安局局长李小豆在会上表示,灵宝公安积疴深重,已经到了“不整不行,不抓不行”的地步。

  自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以来,灵宝市政法系统不断有官员涉案被查,正经历崩塌与清毒的过程。除灵宝外,全国多地的政法系统出现塌方式腐败,对政法系统的整顿迫在眉睫。

  今年7月8日,中央政法委召开会议,正式宣布启动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成立“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办公室”,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担任办公室主任。中央政法委确定了5个市本级及4个县(市、区)的有关政法单位和2所监狱作为试点单位,试点整顿为期三个月。

  灵宝市作为政法系统教育整顿的4个县级试点单位之一,先行一步,“正在努力打造新时期‘延安整风’的灵宝样本”。8月15日前后,灵宝等试点地区完成教育整顿的第一环节??学习教育,接下来将进入自查自纠环节。

  “查究问题环节是真正要拿人的。”一位接近灵宝政法系统的人士认为,近期全国有30多名政法官员接连落马,但这只是前奏,“一场更大的整顿风暴即将来临”。

  “中央来人了”

  “如果身边某个人突然联系不上,大概率是被查了。”据前述灵宝人士介绍,试点以来,灵宝市公安局干警几乎每天都被安排学习或考试,紧张情绪随之蔓延。

  作为地处豫陕晋三省交界地带的县级市,灵宝市近来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早前,灵宝个别涉黑案侦办受阻,公安部曾派专案组介入调查;而今,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办公室主要领导正在灵宝进行深入调研。

  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信号很早就释放出来。今年1月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以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为牵引,“建设一支党和人民信得过、靠得住、能放心的政法铁军。”此后,多地传出整顿信号,直至7月方案落地。

  7月15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第二驻点指导组暨三门峡市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部署会召开。图/灵宝市公安局

  这是一场由点及面,囊括公、检、法、司法行政机关、监狱和安全机关等整个政法系统的整顿行动。在取得试点经验基础上,教育整顿将从2021年起自下而上逐级在全国政法系统铺开,到2022年一季度前完成任务。

  “‘中央来人了’是动真碰硬最有说服力的信号。中央号令既下,不少问题官员应声落马。”微信公号“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在相关推文中举了一个例子:不久前义马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代检察长曹样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值得注意的是,曹样婷此前的身份是灵宝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她在灵宝市政法系统任职已超20年,而灵宝正是此次整顿的试点单位。此外,7月13日江苏省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严明被查,成为此次整顿行动开始后落马的首个正厅级官员。《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梳理发现,自整顿试点工作启动以来,全国已有逾30名政法官员被查。

  此次教育整顿,灵宝、呼兰等地的公检法司被纳入试点范围。有评论认为,将这些“难啃的骨头”作为试点,既可以为接下来的全国铺开提供更多可借鉴的经验,又展现了中央清除积存多年顽瘴痼疾的决心。

  根据规划,此次教育整顿试点分学习教育、自查自纠、整改总结三个环节。进度上,学习教育环节原定8月5日结束,但因实际启动时间比预期晚,中央政法委将其延续到8月15日左右。

  呼兰区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领导小组向《中国新闻周刊》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8月14日,呼兰区已完成学习教育阶段任务。“在学习教育环节,公安局深入剖析自身建设的人情文化盛行、黑恶势力影响恶劣等五大问题,建立了整改台账清单,挂图整改;检察院针对案件比居高不下的顽瘴痼疾,综合施策,案件比稳步降低;法院对自身信访、违法违纪案件、审判业务进行了全面排查整改,梳理违法违纪问题线索54条,已核查完毕27条。”

  此外,呼兰区还教育引导有问题政法干警放下思想包袱,争取宽大处理、改过自新,目前已有31名区公安分局民警递交了涉嫌违纪问题自查报告。

  “伞黑一体”

  中央政法委明确表示,此次整顿要清除“害群之马”,实现对政法系统“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政法系统“害群之马”的一大表现,是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一名熟悉灵宝政情的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扫黑除恶行动中,“灵宝政法系统不但被连锅端,连炉灶几乎都被拆了。”

  2018年以来,河南灵宝市的四大班子及政法系统官员大面积落马,截至去年年底,至少22名前任或现任官员被查或被判刑。这些落马官员,包括灵宝连续两任市委书记乔长青、李宏伟,市长级干部(正处级)李少白,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张社平,市政协原主席张成宝,市委政法委原书记赵龙,原副市长杨社军、周增顺,市公安局原局长宋中奎,公安局原党委委员马松涛、刘占强、李灵伟,市检察院原检察长杨红岩、副检察长唐洪敏等。

  此外,2019年11月13日,河南省公安厅原副厅长、灵宝人许宝成主动投案;2019年11月25日,河南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原巡视员、曾任三门峡市委政法委书记的赵长法退休8年后落马;今年4月,河南省三门峡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振清主动投案。前述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三人均牵涉马长江涉黑案。

  马长江是灵宝市一名金矿矿主,自2001年以来牵涉多起抢矿致死事件。《中国新闻周刊》早先报道,马长江胆子大、有魄力、肯砸钱,收买了不少公职人员;相关起诉书亦提到,“马长江等人对基层党政国企干部进行利益输送,形成‘以黑钱养黑伞’的黑色经济利益链”。2018年3月,马长江因涉黑罪名被立案侦查,随后诱发灵宝官场地震。

  “灵宝乃至三门峡的政法系统自上世纪80年代黄金产业发展以来,逐渐被金矿老板渗透腐蚀,形成打不透的关系网,而马长江案揭开了这个盖子。”前述知情人士举例称,在灵宝黄金重镇朱阳镇,包括梁宝民、马松涛、刘赞吉等多任派出所所长因涉黑或充当保护伞被查。教育整顿开始后,灵宝市公安局旗下公号亦发文提到,黄金产业让灵宝市一度被评为全国百强县市,但同时矿权众多、形势复杂,各种经济纠纷、社会矛盾相互交织,给当地治安形势带来了很大影响。“一些不法企业主甚至黑恶势力未得到彻底铲除,一些政法干警受之腐蚀,抵挡不住诱惑,违规经商办企业、入股黄金矿山,甚至插手刑事案件、充当‘保护伞’等现象还没有完全禁绝,给政法队伍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

  今年4月被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灵宝“梁氏兄弟”案,则反映了政法系统“害群之马”涉黑的另一面。灵宝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正科级侦查员梁宝民在上世纪90年代破获多起要案,曾获评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但同时和其兄弟梁宝成结成“伞黑联盟”;根据警方通报,梁氏兄弟涉嫌危害公共安全、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多个罪名。

  在全国范围内,公安机关领导干部涉黑、“伞黑一体”的现象并不鲜见。今年6月,全国扫黑办披露的新疆兵团石河子公安局原副局长白波涉黑案中,白波团伙被判定实施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故意杀人(未遂)、贩卖运输毒品、开设赌场、非法拘禁等62起犯罪。

  “生物的生长需要依托生态系统的存在,黑恶势力同样如此,需要有满足其生存需求的特定条件。政法系统有追惩黑恶势力的职责,过程中和黑恶势力存在生态环境的交互,有些人就容易陷入对立的生态系统当中去。”中国犯罪学学会副会长、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魏昌东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下,全国政法系统的害群之马被加速清除,构成此次政法系统开展教育整顿的大背景。中央政法委对害群之马的解释中,除黑恶势力“保护伞”外,还提到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执法司法腐败,以及党的十八大以来不收敛不收手的腐败几种情形。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统计,截至7月28日,十九大以来政法系统中共有5名中管干部、124名厅局级干部被查,包括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等,4名中管干部、80名厅局级干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日前发布的《清除妨碍司法公正的绊脚石》一文则提到:从查处问题看,有的滥用职权,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有的甘于被“围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大肆索要、收受财物;有的违规干预和插手行政许可事项;有的不仅不严肃查处黑恶势力,反而纵容涉黑涉恶活动,充当“保护伞”。

  “近些年来,政法系统清除害群之马的力度逐年加大,但形势依然严峻。”在7月8日试点工作动员会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表示,全面从严治警一刻不能放松。

  沉疴待除

  清除害群之马针对的是已经形成的病灶,除此之外,教育整顿还着眼于“治未病”??对于系统内尚不构成涉黑涉恶,但是长期存在的顽瘴痼疾进行整治。

  根据中央政法委的解释,这些顽瘴痼疾包括六大方面:一是违反防止干预司法“三个规定”;二是违规经商办企业;三是违规参股借贷;四是配偶、子女及其配偶违规从事经营活动;五是违规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六是有案不立、压案不查、有罪不究。

  “政法干部为了立功而趋利性执法、办假案是普遍存在、长期存在的老问题了,应当是整治顽瘴痼疾的应有之义。”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向《中国新闻周刊》提道。据他介绍,在他代理辩护的吉林一起涉黑案中,警方刚立案便对外宣称破获;为了制造黑社会暴力特征,警方甚至通过唆使旧案被告人更改口供等方式,从而将已服完刑的案件拔高凑数。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曾强调,检察机关要坚持“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的原则。在扫黑除恶中,“放过”代表的“护黑”和“凑数”代表的“黑打”现象,构成政法系统腐败的一体两面。

  “这次扫黑过程中,基层的问题是公安太强势,一旦定调,检法两家配合多于制约和监督。整个刑事诉讼并不是以审判为中心,而是以侦查为中心。”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吴丹红曾撰文提到,相比于云南孙小果案等扫黑除恶的正面典型,包头王永明案“是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以来一举囊括各种症结的反面教材”“侦查机关滥用权力,检察机关贪赃枉法,审判机关独断专行,都在这个案件里暴露无遗”。

  今年7月,内蒙古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在包头中院开庭审理王永明涉黑案。庭审中,律师当庭举报公诉人李书耀收受被告人家属30万元,并要求播放李书耀索贿的录音证据;合议庭阻止了录音的播放,并驳回了律师要求李书耀回避的申请。据在庭上尝试播放索贿录音的律师袭祥栋介绍,王永明案体现了公、检、法在办案审案过程中存在的沉疴。

  袭祥栋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在案件侦查环节,办案民警王刚与王永明存在债务纠纷,但未按相关规定回避;在审查起诉环节,除公诉人索贿问题外,起诉书错漏百出、错字连篇,混淆了犯罪事实和违法事实;在审理环节,一审法院违法借用二审法院开庭,并强行压制律师的辩护权。

  “7月12日我们提出让李书耀回避的要求后,合议庭驳回并强行推进庭审。我们无能为力,就和当事人紧急解除了代理。如果让庭审强行推进,按计划7月27日案件就宣判了。”袭祥栋说。解除代理后,辩护律师集体到内蒙古自治区监察委反映李书耀问题,当晚包头警方夜闯律师在呼和浩特入住的宾馆,以“赃款赃物”名义要求查扣律师费,此事一度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办案人员索贿的问题常见,李书耀事件属于旧问题新体现。”袭祥栋认为,索贿行为对司法公正造成了极大损害。索贿事件发生后,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党组召开会议,剖析王永明涉黑案办理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要求:“包头市检察机关要针对案件办理中暴露出来的突出问题,结合正在进行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深刻剖析反思,认真汲取教训,严肃执纪问责。”

  这次政法系统教育整顿,也强调了公安队伍执法办案的问题。7月9日,在全国公安机关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上,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提到,要集中整治执法不公、执法不严,有案不立、压案不查,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等问题,集中整治以刑事司法手段不当介入经济纠纷,超权限、超范围、超数额、超时限查封、扣押、冻结,影响企业和群众正常生产经营问题;严禁趋利性单方面跨区域执法。

  7月中旬,包头公安局及九原区分局被公安部纳入教育整顿试点范围。据袭祥栋介绍,涉嫌受贿的公诉人李书耀如今被监委调查,王永明案则改由乌海市乌达区人民法院审理。

  守住“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

  《中国纪检监察报》日前报道,广水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峰被查一案中,一系列隐藏多年的违纪违法案件被挖出,政法委书记、法院院长、审判庭长、看守所所长、看守所民警联合织就黑恶势力“保护网”;截至今年7月,该案共查处涉及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的31人。

  “腐败的延伸和发展是有规律的,最早是个体式、独狼式,逐渐演化成家族式、群体式、塌方式。”魏昌东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司法诉讼的每一环节,都存在腐败的机会和可能;一起涉黑案件的发生,或者冤假错案的形成,往往会暴露出公检法等多个诉讼环节中所存在的问题,由此使得司法腐败呈现出链状发展的结构,表现就是涉案人数会达到一定的规模。

  呼兰区政法系统便爆发了链条式腐败问题。《中国新闻周刊》此前报道,2018年以来呼兰区打掉了“四大家族”等一系列涉黑案件;因涉嫌为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呼兰区14名官员被查。以此为突破口,有关部门进一步拉开对当地政法系统的“反腐清剿”。去年7月,哈尔滨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哈尔滨市扫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任锐忱被查;去年8月,曾任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和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等职的王克伦落马;今年4月,哈尔滨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纪委原常委刘杰落马。

  “一查一串、一端一窝,个别政法系统腐败行为呈现出‘有组织犯罪’的特征,一个案件常常牵扯出多个部门的违纪违法人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一篇文章提到,涉及政法系统腐败案件呈现出的群体性特征明显,涉案环节呈现链条化。

  对于问题产生的原因,中央政法委在对此番教育整顿的介绍中解释道:“政法机关性质特殊、专业性强,权力相对集中、自由裁量权较大,而侦查权、检察权、审判权、执行权既配合又制约的体制机制还不够完善,从严监督管理体系还存在一些短板弱项,加上一些政法干警法纪观、权力观、利益观不正,导致政法队伍政治、思想、组织、纪律、作风不纯的问题尚未根本解决。”

  魏昌东提到,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腐败对整个社会价值观造成最沉重的打击。“一个国家的司法腐败成为明显问题,说明丧失基本的公正观念了,人们不再相信这是个安全的社会。如果再不去关注治理,在我们研究腐败的人看来,是比较危险的。”

  上一轮政法系统的全国整顿,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末。公开资料显示,因政法队伍中出现贪赃枉法、徇私枉法、错误执法等大量腐败现象,在1997年全国人大会议上,最高法、最高检的工作报告被人大代表“黄牌”警告,数千名全国人大代表对政法队伍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尖锐批评,强烈要求坚决清除司法队伍中的腐败分子,由此引发一场规模空前的政法队伍集中教育整顿。在那一次清理、整顿中,全国检察系统立案调查1557人,有1215人被给予党政纪处分,113人被追究刑事责任,1523名犯有严重违法违纪行为者被开除、辞退;全国法院系统共立案调查违法违纪案件10014件,有2271人受到党政纪处分,221人被追究刑事责任,4221名不合格人员被清理出法官队伍。

  种种迹象表明,这一轮教育整顿对政法干警形成了强大震慑。8月14日,三门峡市接连公布三起政法官员涉黑案情:三门峡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夏东亚因充当恶势力保护伞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审查调查;三门峡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翟万寿因纵容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等问题,被开除党籍、降低退休待遇;灵宝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梁宝民因纵容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费待遇。

  微信公号“平安灵宝”日前发文称,教育整顿为灵宝政法队伍开出‘灵丹妙药’。前述接近灵宝政法系统的人士提到,8月5日,灵宝市政法干警都填写了自查事项报告表:“上面说了,主动查与被动查不一样,有问题就说有问题,没问题就说没问题,立此存照。”

  8月17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办公室第二次会议。中央政法委长安剑网站透露,在学习教育期间,试点地区已经有56名干警主动向组织说明自身问题。

  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会上明确表示,第一个环节即学习教育环节告一段落,接下来要进入查究问题环节。“要向干警讲清楚,不查清问题是过不了关的,早讲早主动,不讲就被动。政法领导干部要带头检视问题,敢于拿自己开刀,以上率下自查自纠。”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3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白嘉懿】